当前位置:公信宝GXC币 > 资讯 >

【脑洞向】探寻中本聪

  • 资讯
  • 2021-07-17 22:18
  • admin

“中本聪先生,你看到那篇报道了吗?”玲珑邪僧一回道家就直奔电脑前,筹备用 PGP 加密邮件给中本聪发邮件,由于跑得太着急还被电源线绊了一下,额头撞到了显示屏。

今天上午,玲珑邪僧在公司无意间看到了bbc新闻,发现一个名叫 Craig Steven Wright 的人声称自己就是中本聪。玲珑邪僧一惊,将手中的咖啡泼洒到了键盘上。

“见鬼。”她立即抽了几张纸连忙擦拭,但目光自始至终没从屏幕上的那则报道中移开。

“我不想要钱,不想要知名度,也不想要大家的崇拜,我只想不被外面打扰。”镜头里的Craig表情真诚又略显疲惫,“我只不过想纠正公众对我的误解。”

这篇新闻一经播出,立马在数字虚拟货币届激起千层浪。各种说法层出不穷,质疑声认可声不绝于耳,但只有玲珑邪僧坚定又明确地知晓,他是假的。

自BTC诞生以来,玲珑邪僧一直都是中本聪的坚定追随者,也是中本聪唯一信赖的助手--或许如此说也不算特别准确--极其缜密细致的中本聪,与其他人都用 PGP 加密和 Tor 互联网进行交流,包括玲珑邪僧。只是他与玲珑邪僧 的联系频率要远高于那些分布在IT、金融界的其他信众。在中本聪的授意下,玲珑邪僧进入了巴比特资讯伪装成专栏作者,以获得最新最准时的BTC与区块链情报。

其实,这个世界上根本无人知晓中本聪是哪个。他一直在对我们的身份进行精密的伪装。比如在格林威治时间5点到11点之间,中本聪几乎都不会发帖,周6日也是这样,于是外面在绘制了他500多个帖子的发表时间曲线图后,便推断他在这期间处于休息状况,从而判断出他所在的时区;又比如中本聪在发帖的时候都是用“optimize”和“colour”如此典型的英式拼法,并在创世区块留下一句:“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”--这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。所有的证据好像都在指明中本聪应该是一个英国人,或者说最起码他生活在英国。然而玲珑邪僧了解,这部分都只是烟雾弹。

“Craig 真是满嘴谎话,在声称自己不想出名的同时却处处透露着对名声的渴望,我调查过了,他早在半年前就找了一名苏格兰作家为他写了一篇长篇报道,这样矛盾的行为可真是让人发笑。” 玲珑邪僧一边揉着撞红的额头,一边码着邮件,“中本聪先生,你对此有哪些怎么看吗?”

玲珑邪僧用力地敲下回车键,开始等待着中本聪的回信。

“BTC最大的特质就是去中心化,为何要在乎中本聪到底是哪个?” 玲珑邪僧 收到了中本聪的回信,“我是BTC之父,可我并非BTC的管辖拥有者。BTC是一种会改变人类历史的货币,它是其他人,也会联通全世界。我可以是你,我也可以是 Craig,我可以是其他人,这个谜底并没那样要紧,不是吗?”

玲珑邪僧在回复栏中,修修改改敲了半天,终究还是将“中本聪先生,你到底是哪个”给删除去。

这么多年来,玲珑邪僧又何尝不想了解,她一直追随的计算机天才到底是何方神圣?其实玲珑邪僧心里一直都有个假想,但连她自己都感觉是天方夜谭,更不要说有勇气向中本聪求证。

“我了解了。” 玲珑邪僧最后只回复了这四个字。她呆呆地看着电脑,多少还是有的没办法言表的失落。

“玲珑,这个问题我知晓你一直都想问。” 玲珑邪僧对中本聪的回信感到很吃惊,由于她并没把这个问题发送出去。“你是个聪明人,你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。”

玲珑邪僧的心跳开始加速,答案好像日渐明朗。

“下次记得咖啡盖上盖子,不要再撒到键盘上了。还有,将来走路要小心点儿,额头撞红了可不好看。” 玲珑邪僧看着中本聪的第三封回信,欣喜地眼眶热盈。

没错。中本聪是哪个有那样要紧吗?既然他可能是你,是我,是Craig,是隔壁桌的Python工程师,是超市里的收银员,那又为什么不可以是一项高等AI、是一张覆盖全球的天网呢?

或许中本聪并没有,或许中本聪无处不在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  • 关注微信
下一篇:没有了

猜你喜欢